有种友谊叫赵忠祥倪萍 她调侃“一个贪财一个抠门凑一块了”

2020-01-16 16:01

赵忠祥1月16日去世当天,刚好是78岁生日。

再有8天就是除夕了。遗憾的是,这个陪着千家万户度过一个又一个春晚的主持人,最终没能等到鼠年的到来。

此前3天,老搭档倪萍还前往医院探望。现场图片显示,她穿着黑色外套、戴着黑色墨镜口罩,不过因为腿疾发作,走路时一瘸一拐。她进病房待了一小会便出来,和赵忠祥家人在门口说话,全程眉头紧锁面色凝重,氛围并不轻松。

有种友谊叫赵忠祥倪萍 她调侃“一个贪财一个抠门凑一块了”

 

这对主持界的黄金搭档相识20多年,配合十分默契。主持节目时互相调侃,讲述对方种种趣事,不少网友感慨: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友谊除了“何炅和谢娜”,还有“赵忠祥和倪萍”。

1991年,赵忠祥、倪萍第一次同台主持春晚。那一年,赵忠祥49岁,倪萍32岁。

有种友谊叫赵忠祥倪萍 她调侃“一个贪财一个抠门凑一块了”

 

他们一起主持了13届春晚,这是1997年春晚的经典串词:

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来了,这扑面而来的春风散发着五千年的清香,九七年的春风给这古老的史书翻开了新的一页,九七年的春风吹绿了中华沃土,吹热了中华儿女的心。

 

当我们要形容九七年春风的时候,我们几乎翻遍了所有的字典,没有找到能够准确的形容他的词汇,因为各种美好的愿意都在我心中,当笔墨无法形容的时候,越发显示出九七年的厚重,朋友,让我们从一九九七开始,敞开胸怀,手挽着手,去迎接新世纪的瞩光。

有种友谊叫赵忠祥倪萍 她调侃“一个贪财一个抠门凑一块了”

 

俩人还合作主持过央视另一档节目《等着我》,去年还一起做客《天天向上》,在《声临其境》重现春晚零点倒计时,掀起一波回忆杀。看到赵忠祥身穿连商标都没有的西服时,倪萍不忘补刀:“真是抠门了一辈子,连件好衣服都舍不得买 。”

有种友谊叫赵忠祥倪萍 她调侃“一个贪财一个抠门凑一块了”

 

赵忠祥最后一次公开亮相,是2019年4月13日。当时他和倪萍一同参加《我们的师父》,谈及昔日合作,倪萍表示自己爱抢话,而赵忠祥会让着她,但是当她没话说的时候,赵老师一定会托住自己的话。

视频中,一众明星谈笑风生,气氛活跃。“倪萍是你们的主导师,我在大学里叫助教。”赵忠祥说道。而倪萍则介绍老搭档的厨艺:赵老师的炸酱面,你们不来他家还真吃不着。

赵忠祥他家墙上,还挂着孙子出生时倪萍画的母子平安图,以及不少倪萍本人照片。她调侃道:赵老师可不喜欢我这样的,他们家照片里面很少有我。话刚出口,就被赵忠祥反驳:还少啊,你看这么多张,“墙边一溜都是你。”

有种友谊叫赵忠祥倪萍 她调侃“一个贪财一个抠门凑一块了”

 

倪萍曾爆料赵忠祥朋友不多,在2010年10月“赵忠祥播音主持五十年学术研讨会”上说,赵忠祥一生不为自己张罗,不麻烦人也不求人,所以也没有朋友。“我虽然跟他这么熟,其实是离他最近的人,他在困难时绝对不找你,也不会麻烦你“。

她感受最深的是赵忠祥的成全,“当你想闪光的时候,赵老师会退后半步托着你,还不是小场合,而是春晚,赵老师的托是让人看不见的,无数次失误都帮你弥补了。”

有种友谊叫赵忠祥倪萍 她调侃“一个贪财一个抠门凑一块了”

 

私下里,倪萍经常无情吐槽赵忠祥。她提到,赵忠祥学车时45天一天都没耽误,天不亮就跑过去练车。这是因为教练场旁边有家好吃的油条,他学车期间吃了差不多60斤油条,还喝豆腐脑、豆浆,吃饱喝足就犯困,“还学什么车呀”。

拿到驾照后,赵忠祥带着她上路,100米的距离就撞上马路牙子,倪萍就表示要下车了:“如果真把我撞上了,怎么赔偿?我又这么贪财,不赔我就亏了,但是让他赔偿又绝不可能给钱。因为我俩一个贪财一个抠门,凑一块儿了。”

倪萍多次提到赵忠祥抠门:沙发是人造革的皮,都不好意思站起来,因为粘那儿要别人拉一下;一起工作20多年,没请过她一次或半次饭,“要是他说请我们吃饭,我真的以为赵老师疯了”;“他出门肯定都不带钱”、“捐两千等于别人捐两万”……

有种友谊叫赵忠祥倪萍 她调侃“一个贪财一个抠门凑一块了”

 

她还调侃,赵忠祥不仅每次都在家用炸酱面招待,待她离开后,剩下的面卤还要留着招待下一拨客人。而他送画也“只有鞋底那么大,因为画作是按尺寸卖的,他舍不得送大的”。穿的衬衫和家里的窗帘是同一块布,不知是用窗帘剩下的布料做衬衫,还是用衬衫剩下的布料做窗帘。

“买贵的心疼啊,难道心疼就算是很抠门吗?”赵忠祥每次都是开心回应,还说好男不跟女斗,何况她比我小啊。

有种友谊叫赵忠祥倪萍 她调侃“一个贪财一个抠门凑一块了”

 

倪萍比赵忠祥小17岁,二人私底下还是亲戚关系。赵忠祥透露,倪萍有次吃饭时随口问他的儿子赵方有没有女朋友,得到没有的答复后,就将自己表妹介绍给赵方,结果两人一见如故,并走入婚姻殿堂。也就是说,倪萍表妹是赵忠祥的儿媳妇,按辈分,她得叫赵忠祥“叔叔”了。